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行业资讯

化解产能过剩不可缺失引导企业主动退出

发布时间:2015-10-20 来源:载app送18元彩金 作者: 点击次数: 打印 字号:

????? 国家统计局刚发布了9月份经济数据。2015年9月水泥产量为21764万吨, 1-9月累计产量为172337万吨,同比增长-4.7%。看来,今年水泥产量同比下降已几成定局。接下去趋势如何呢?《中国建材报》刊发了根据工信部原材料司司长周长益近在第三届中国绿色建材产业合作论坛上讲话录音整理的题为“创造市场需求 推动绿色发展”的文章。文章对水泥产量趋势判断为,产量下降速度较快的产业(钢铁、水泥、平板玻璃,有色金属中的铅)符合预期,更重要的是这些“下降”依靠的并不是行政命令,而是对市场需求的反应。水泥面临的产能过剩程度比预期要严重。产能过剩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只下降百分之几就可以。最终稳定的产量在多少亿吨比较合适?我个人认为水泥在“十三五”期间可能下降的幅度比预期要大。预期是多少,文章没有说,只称,之前1至8月下降符合预期,据国家统计局公布?1-8月水泥产量为?150548万吨,同比下降5%。这就意味着,官方当前预期下降应在5%上下,之后,下降的幅度要大于5%。
??在周司长讲话中称,水泥、平板玻璃都是“两高”行业,在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下,脱硫、脱硝、除尘的标准会越来越高。水泥工业是碳排放大户。现在这方面还未发力,一旦碳交易市场建立起来,碳排放开始算账的时候,发展形势会更加严峻。
??刚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指出,统筹运用环保税收、收费及相关服务价格政策,加大经济杠杆调节力度,逐步使企业排放各类污染物承担的支出高于主动治理成本,提高企业主动治污减排的积极性。积极推进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工作,完善排污权交易价格体系,运用市场手段引导企业主动治污减排。《意见》指出,健全生产领域节能环保价格政策。建立有利于节能减排的价格体系,逐步使能源价格充分反映环境治理成本。研究完善对“两高一剩”(高耗能、高污染、产能过剩)行业落后工艺、设备和产品生产的差别电价、水价等价格措施,对电解铝、水泥等行业实行基于单位能耗超定额加价的电价政策,加快淘汰落后产能,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需求有可能继续下降,价格持续低迷,节能减排、环保压力不断加大。不少水泥企业处在亏损或边缘状态。处在该状态下,企业的心态往往期待“咸鱼翻身”。犹如不愿急速将处在下跌中股票抛出,攥在手中,期望回升。如是正常波动的股票攥在手中也合常理,但如是垃圾股了,还紧紧攥在手中不放,损失只会越来越大。
??近《中国建材报》有篇题为“节能工作启动‘山东标准’战略”的报道。报道称,山东省将在建材等重点领域,制(修)订更加严格的节能地方标准。适时将能效“领跑者”指标纳入强制性终端用能产品能效标准和行业能耗限额标准指标体系,将能效“领跑者”的能耗水平或产品能效指标确定为高耗能及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准入指标。能效标准中的能效限定值和能耗限额标准中的能耗限定值应至少淘汰20%左右的落后产品和落后产能。说来也是,你要消耗比别人多的资源生产产品,理应“走人”。
??对于处在亏损或边缘状态水泥企业,一般来说,其市场竞争能力较弱,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果只是管理不善问题,还可通过加强管理、委托管理等方式加以扭转。但如果是在项目预测、规模、布局、选点、资源、技术、设备、环保、节能、安全等方面,在项目建设时出于所谓节省投资,或是“投机”卖生产线致使先天不足,在节能、减排和环保上存在问题。现在再要进行整改既难度不小,又要筹措资金。而这些企业一般也是经营困难较大,资金往往已是捉襟见肘的企业。客观上标准又不断在从严,监管也不断在从严。国务院41号文件明确,“十三五”期间,结合产业发展实际和环境承载力,通过提高能源消耗、污染物排放标准,严格执行特别排放限值要求,加大执法处罚力度,加快淘汰一批落后产能。(对水泥)强化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和能源、资源单耗指标约束,对整改不达标的生产线依法予以淘汰。41号文件在政策措施中提出,强化环保硬约束监督管理。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企业强化执法监督检查,曝光环境违法企业名单,加大处罚力度,责令限期整改,污染排放严重超标的企业要停产整顿,对经整改整顿仍不符合污染物排放标准和特别排放限值等相关规定的企业,予以关停。
??周司长在讲话中还专门提到,水泥工业是碳排放大户。现在这方面还未发力,一旦碳交易市场建立起来,碳排放开始算账的时候,发展形势会更加严峻。因此,水泥低代价取得资源和排污权的时代将成历史。
??对于竞争力处在优势的企业,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可以从容应对治理成本的不断上升。而对于处在“20%后进”中的企业无疑是“雪上加霜”。是“扛”还是“退”,应该摆上这部分企业的议事日程。
??我们回头再学习41号文件,文件中要求,引导产能有序退出。完善激励和约束政策,研究建立过剩产能退出的法律制度,引导企业主动退出过剩行业。前一时期,业内产能置换有声有色(不过也仅局限于本省内),主动退出的还未形成大的气候。业内应该记得,河北省石家庄市在平山县和鹿泉市辖区内西柏坡高速两侧,一条企业数量惊人的“水泥走廊”成为治理对象的信息(石家庄无震荡提前完成压减水泥产能任务)。石家庄市通过制定科学补偿办法让“政府能承受、企业能接受、社会能认可”,通过差异考核机制激发广大干部干事动力。通过两次集中淘汰水泥产能1850万吨,无震荡地提前三年超额完成全市压减任务。石家庄市制订了详细的补偿和奖励标准:对有生产许可证水泥粉磨企业按每万吨17万元补偿,对料仓根据体量大小分别补偿1至5万元拆除费,对直径3米以上矿粉磨按每万吨产能补偿12万元。此外,鹿泉市还对规定时间内签订协议并按约定时间拆除完毕的企业,给予每台磨机100万元不等的奖励。为此,石家庄市级财筹备了3亿多元资金,鹿泉、平山两地财政筹备了7亿多元资金。当地利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机遇,鹿泉市领导带领企业人员为拜访几位在京的投资商而忙个不停。淘汰关停水泥厂后腾出5000多亩土地,可以用来引进高新技术企业。

??与其说在苦撑中企业由于在能耗、排污上违法违规被强制关停,倒不如诉求当地政府采取象河北省的激励和约束政策,引导企业有序退出。诚然,要做到企业主动退出,要做的工作更多,更为细致。但在政策引导下的退出,是企业顺“台阶”而下的顺势而为,不失颜面,又获得了发展的新机会。企业如无力适应更加严峻的形势,非要硬撑,被强制淘汰,吃上了“罚酒”,既失财,又失颜面,还丧失了可贵的发展机遇。

(来源:中国水泥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